核心期刊咨詢網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學術論文 > 文史藝術論文 > 西亞伊朗音樂中的達斯特加赫意義

西亞伊朗音樂中的達斯特加赫意義

來源:核心期刊咨詢網位置:文史藝術論文時間:2019-10-30 10:2812

  伊朗(Iran)地處亞洲的西部地區,是一個以高原山地為主的國家,周邊同土耳其、伊拉克、巴基斯坦、阿富汗、土庫曼斯坦、阿塞拜疆和亞美尼亞等國接壤,北部和里海相接,南部以霍爾木茲海峽為節點分別瀕臨波斯灣和阿曼灣的遼闊海域,素來享有“東西方空中走廊”或“歐亞陸橋”之稱。伊朗歷史上稱為波斯,現境內主要的民族為波斯人,其他還有如阿塞拜疆人、庫爾德人、土庫曼人和盧爾人等少數民族,國語通用波斯語。在宗教方面,當地居民多數主要信仰伊斯蘭教什葉派系。在世界民族音樂的大家庭中,就伊朗音樂而言,人們非常看重傳承久遠的傳統音樂,特別為人們所稱道的是體現其傳統音樂精華的古典音樂達斯特加赫(Dastgah)。那么,達斯特加赫的音樂意義是什么?本文由此即圍繞這一主題對象展開作相關的探討。

藝術論文投稿

  一、達斯特加赫是伊朗音樂發展演進的精髓

  在伊朗這塊土地上,古代世界的人們在生活中就與音樂關系密切。相關的考古發現和歷史資料表明,伊朗古代先民早在約公元前3000年的浮雕藝術中就有關于豎琴的演奏活動圖案。大約公元前2300年左右,位于西部的美索不達米亞地區就出現了琉特樂器。公元前6世紀后的阿契美尼德王朝時期,人們樂見的頌歌和贊歌是當時的宗教音樂體裁。公元3世紀建立的薩珊王朝對于音樂生活非常重視,這一時期出現了許多優秀的音樂家,如巴姆沙德(Bamshad)、拉姆汀(Ramtin)以及巴爾巴德(Barbad)等,尤其是巴爾巴德在當時創制了多種調式和旋律,為當時的音樂繁榮作出了極大的貢獻。

  7世紀以后的阿拉伯伊斯蘭時期,音樂文化盛行,其中特別是阿巴斯王朝時代杰出音樂家薩菲·丁(Safial-Din)的《調式論》著述成為后人研究伊朗樂律不可或缺的重要基礎理論。13世紀的奧斯曼土耳其帝國統治時期,伊朗音樂繼續向前發展。16世紀時的薩菲王朝將伊斯蘭教中的什葉派確立為國教。據《音樂百科全書》所述:“什葉派的宗教領袖對音樂普遍采取敵視態度,他們認為音樂是輕佻淫蕩的,是對神靈的褻瀆。

  正是由于這種對音樂的排斥,從而導致16~19世紀音樂學者及其著述呈下降趨勢。在城市,音樂娛樂逐漸退居為少數人群的活動,獨奏形式與即興的表演愈來愈成為其主要特征。”[1]由此,伊斯蘭教什葉派系的音樂觀念對伊朗音樂產生了極為重大的影響。當今伊朗音樂中的音調體系達斯特加赫是19世紀時著名音樂家米爾扎·阿卜杜拉赫(M.Abdollah)依據傳統音樂所總結確立的結果,它代表了伊朗的古典音樂傳統。

  二、達斯特加赫在伊朗音樂中的基本意涵

  在欣賞伊朗音樂時,人們常可以感受到在全音和半音之中存在著許多不穩定的音,這是因為人們使用了習慣以歐洲音樂音高的標準導致的判別結果,正是這些不穩定的音和其音樂中的其他音一起共同構成了達斯特加赫的音響表現形式。

  什么是達斯特加赫?伊朗傳統音樂中的“達斯特加赫”這個詞很有意思,它所包括的義項中具有多種含義。首先,它具有調式的意義。其次,它在組曲結構中具有音樂體裁的意義。再次,它也指音樂表演中的即興唱奏規范,最后,它還指音樂表演中的情感意涵。達斯特加赫因其在伊朗音樂中具有經典性質的藝術表達,進而體現出了古典音樂代名詞的作用。

  達斯特加赫的調式意義集中展現了伊朗傳統音樂調式音階在具體作品中的實踐應用。在伊朗古典音樂中,通常有如舒爾(Shur)、霍馬云(Homayun)、塞加赫(Segah)、查哈爾加赫(Chahargah)、納瓦(Nava)、馬胡爾(Mahur)、拉斯特(Rast)等7種基本調式,還有如阿布·阿塔(Abu ata)、達什提(Dashti)、巴亞提·托爾克(Bayate tork)、阿弗沙利(Afshari)和伊斯法罕(Esfahan)等5種由基本調式變化而來的派生調式。這些調式被人們稱為十二達斯特加赫。其中的不同調式及其音階中各自的不同骨干音在音樂旋律中的表現展示了伊朗古典音樂獨特的情韻。

  達斯特加赫組曲結構作為音樂體裁概念有其自身的含義。在伊朗古典音樂中,傳統的音樂旋律型有幾百個之多,各種旋律型的長短不一,人稱“古謝(Gushe)”。古典音樂在表演時這些古謝為音樂家提供了基本的旋律樣式。《東方音樂文化》中認為,“所謂的達斯特加赫組曲就是以某一調式為基礎,從屬于該調式的若干種旋律型中選取幾個,通過對它們進行即興性的變奏和發展,把它們聯結成一首完整統一的樂曲。”[2]

  伊朗古典音樂中的即興唱奏規范呈現了達斯特加赫的詮釋情懷。《世界音樂教程:音響與樂譜課例》中有這樣的描述:“傳統的 ‘達斯特加赫’音樂都是單獨表演的,它既包括大量節奏和旋律的自由演奏,也有表演者在演出前事先安排的調式、旋律模式的選擇。”[3]古典音樂達斯特加赫于表演中當音樂家在完成了序奏中呈現的基本調式和旋律型之后,音樂主要是圍繞這些旋律型在不同的音區、調性和段落結構方面作各種即興演繹,時間可長可短,即興的程度隨表演的臨場氛圍展開直到結束。一場精彩的表演常常會贏得觀眾熱烈的掌聲與贊賞,為演出增添感動人心的氣氛,達斯特加赫表演中的即興創作賦予了伊朗古典音樂無窮的生命力。

  情感意涵在伊朗古典音樂中對于達斯特加赫而言顯示了重要的地位。達斯特加赫演出在呈現音樂調式、音樂體裁和即興唱奏規范等含義的同時,其中的音樂也淋漓盡致地使人們產生由衷的情感思想。例如在我們感受伊朗音樂時,納瓦音調讓人表現出安然平寧的情緒,舒爾音調則通常會給人帶來愉悅感。可以說音樂中的這種情感意涵細膩地依附于達斯特加赫的每一處細節,每每總是令人泛起無限的心潮思緒或諸多無垠的遐想。

  三、達斯特加赫關照下的相關音樂體裁類別

  19世紀以來,由于歐洲音樂的傳入,伊朗的音樂生活漸次不斷地發生了重要的變化,歐洲樂器以及一些銅管樂隊和西方管弦樂隊的出現,影響了伊朗的傳統音樂生活。在這種背景下,20世紀以來,伊朗音樂在遵循其傳統古典音樂達斯特加赫的基礎上出現了新的體裁形式,歸納起來主要有以下4種類別。

  聲樂體裁主要有當地人家喻戶曉的塔斯尼夫(Tasnif)歌唱形式。它的演唱一般是由達斯特加赫組曲演奏結束之后接著開始進行,聲樂演唱中的音樂較之先前的器樂演奏組曲有內在的聯系。歌唱者的演唱情感真摯,歌唱中使用的真假聲變換處理富有藝術感染力。值得注意的是,塔斯尼夫這種聲樂體裁在發展過程中其音樂伴奏部分在配器及和聲運用方面吸納融合了西方歐洲音樂中的因素。

  器樂合奏曲體裁主要是皮什達拉馬德(Pishdaramad),由伊朗音樂家格拉梅·候塞因·達爾維什(G.H.Darvish)首創。這種體裁是達斯特加赫組曲的序曲形式,它的音樂素材關聯相關的達斯特加赫組曲中旋律音型的主要成分,音樂進行常以溫和的中速方式進行,節律多以固定節拍雙數結構的2拍子或4拍子為主,也有一些單拍子的3拍形式。

  連格(Reng)屬于舞曲風格的器樂合奏曲體裁,一般是接在達斯特加赫的演奏結束后進行,其音樂中的旋律素材同樣取自有關的達斯特加赫組曲某些成分而展開,由于音樂演奏的速度通常較快,故這種體裁的節拍一般都以6/8拍為常見。

  除了上述這些有特點的音樂體裁之外,與達斯特加赫相關的音樂體裁還有一種在獨奏中常常用于表現炫技的演奏形式稱為查哈梅茲拉布(Chahamezrab)。表演時這種體裁比較靈活,可貫穿在達斯特加赫組曲的不同位置中進行演奏。表演者常根據某個音樂核心旋律進行多種多樣的反復變奏,樂曲中的即興性變化多,固定性結構較少,進而彰顯出音樂玲瓏華麗的美妙色彩。

  四、達斯特加赫賦予伊朗音樂的主要傳統樂器

  傳統樂器是一個地方代表當地音樂文化的器物標志,就伊朗國度而言,當地音樂生活中長久流傳的樂器有多種,但從能夠更好地體現出特斯特加赫音樂及其風格方面來看,主要有塔爾(Tar)、塞塔爾(Setar)、凱曼恰(Kemanche)、桑圖爾(Santur)、乃依(Nay)和通巴克鼓(Tombak)等傳統樂器。

  塔爾是一種有長頸琴桿的彈撥樂器,琴體下方底部的共鳴箱恰如數字“8”的形狀,其上有3組雙弦越過琴馬向琴桿延伸,每組雙弦定音同度。表演時以右手用撥子彈奏。

  塞塔爾也是一種帶有長頸琴桿的彈撥樂器,琴體底部共鳴箱呈半梨形樣態,需要指出的是,傳統的賽塔爾樂器上多為“3”根琴弦,而現在通常一般都是4根琴弦制式,但實際上第3根琴弦和第4根琴弦是同度音高關系。該樂器演奏時用右手的食指進行撥奏。

  凱曼恰屬于長頸拉弦樂器。琴體中蒙皮的圓形共鳴箱置于琴桿下方,共鳴箱尾端有一供便于置放的小支腳裝置,琴上架有4根琴弦通過共鳴箱直到琴桿頂部被琴軸栓緊。演奏時表演者需以手握琴弓的姿勢進行擦奏。

  桑圖爾樂器的外形為梯形扁平的箱狀樣式。樂器表面有兩排琴馬,通常上有18組琴弦裝置。演奏時表演者用兩根有彈性的琴槌擊奏。

  乃依是一種斜置吹奏的豎笛。常用葦竹材料制作而成,長度制式多有不同,樂器體上正面一般為6音孔結構,另外背面還有一拇指孔。表演時多由男性樂手吹奏。

  通巴克鼓也稱薩布鼓(Zarb),它是伊朗音樂中非常重要的節奏性樂器。這種鼓整體上似圓形長筒高腳杯狀,鼓面蒙以皮革繃緊,鼓身長度約45厘米,直徑最大處約20厘米左右。樂手在表演時通常置于腰間部位進行演奏。

  結語

  伊朗在世界文明中有著久遠的歷史,曾是古代中國陸上絲綢之路中同歐亞商旅往來途經的重地之域,更在當下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中適逢良好機遇,在此我們了解認識伊朗的音樂文化以增進友好往來就顯得特別有必要。在伊朗傳統音樂文化的歷史發展過程中,一方面本土的文化底蘊孕育了自身燦爛的音樂文化。另一方面,近現代西方音樂也對其音樂作用極其顯著,已知的結果是傳統的達斯特加赫在傳承其固有唱奏風格的同時也呈現出了新的音樂表現形式。然而重要的是,盡管近現代以來西方音樂對其產生了深刻的影響,但古典音樂達斯特加赫作為傳統經典始終是萬變不離其宗的根本,從這一層面來看,達斯特加赫在伊朗音樂中所給予的價值就有了其積極的重要意義。

  注釋:

  [1]中央音樂學院《音樂百科全書》編輯委員會編:《音樂百科全書》[M],北京:中國大百科全書出版社,2014年版,第1399頁。

  [2]俞人豪、陳自明:《東方音樂文化》[M],北京:人民音樂出版社,1995年版,第229頁。

  [3] [英]施祥生(Jonathan Stock):《世界音樂教程:音響與樂譜課例》[M],管建華、楊靜譯校,南京:南京師范大學出版社,2013年版,第95頁。

  推薦閱讀:《星海音樂學院學報》(季刊)創刊于1979年7月,是由星海音樂學院主辦的音樂刊物。

文史藝術論文發表流程

文史藝術論文發表流程-核心期刊咨詢網
城市管理論文發表咨詢電話:400-6800-558

相關論文閱讀

期刊論文問答區

文學歷史優質期刊

省級期刊、國家級期刊、核心級期刊快速發表,文史藝術論文發表就找核心期刊咨詢網

最新期刊更新

精品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