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期刊咨詢網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學術論文 > 經濟管理論文 > 讓金融回歸服務實體經濟本源

讓金融回歸服務實體經濟本源

來源:核心期刊咨詢網位置:經濟管理論文時間:2019-11-09 12:0112

  我國金融領域一系列舉措都是在圍繞金融改革這一核心來展開。

  近期,從科創板開板,到推出“金融開放11條”,再到部署深化區域金融改革試點,中國金融改革頻頻發力。

  然而金融危機與金融改革二者之間存在的悖論不容忽視。

金融科學

  金融改革與金融危機悖論

  一般而言,如果實業規模增速過低,金融規模增速過高,以致實業所創造的財富不足以支撐金融資本分配財富的“胃口”,金融資本財富分配“斷鏈”,距離金融危機就不遠了。2008年金融危機就是這樣爆發的——過大的金融資本規模加上追逐暴利本能,必然引發“短期化+空轉套利”這一個金融現象。金融危機的爆發,證明了“金融自我循環、自我膨脹”的路子是行不通的。

  以此為鑒,我國啟動了“擴大金融開放、對接經濟主體”的改革舉措。金融擴張表現為公募基金、私募基金、信托、證券、保險、典當行、擔保公司、小額信貸公司等非銀行金融機構快速崛起,銀行部門自身也出現了對其他金融性公司債權債務及債券發行比重上升等結構性變化,教科書上的傳統銀行形象(吸收部門單位、居民存款,放貸給企業部門)已經無法描述銀行的全部“面目”了。

  只不過,由于受金融危機沖擊,原來帶動經濟發展的兩個引擎——民間制造業和民間投資備受打擊,無力承載金融資源;金融擴張后,中央對地方的金融約束開始弱化;再加上地方政府提振經濟心切,結果大量金融資源趨向于房地產和城投平臺。地方政府和金融部門加杠桿,撬動的卻并非實業,至此,金融危機又構成了金融改革的障礙。

  此后,房價飛漲、通脹升溫,地方債務問題浮出水面,央行開始嚴厲管控,但由于基建、房地產等投資周期都較長,已投資項目不能半途而廢。在此背景下,融資方和銀行都有動力尋找突破監管限制的融資渠道,銀信合作開始成為繞道方式,信托受益權轉讓、信托受益權賣斷等同業創新花樣百出,影子銀行在“創新”中不斷做大。出于自救本能,券商、基金也趁機加入“金融創新”大軍,金融“虛胖”一發不可收拾,銀行理財、券商資管和基金子公司等共同推動大資管時代的到來,資金空轉、脫實向虛痼疾重染。

  鑒于前期的金融擴張堆積起巨大泡沫,2017年7月第五次全國金融工作會議,定下“防控金融風險、金融為實體服務”的總基調,拉開了金融去杠桿的序幕。然而,與嚴監管相伴隨的嚴控杠桿率、禁止過度期限錯配、嚴禁監管套利等去杠桿行為,演變成2018年下半年的金融困局。銀行、券商、投行“無米下鍋”,民企頻現資金鏈困局,若不施以援手,金融不穩,經濟、社會也不會穩。為了紓解困局,有關部門又密集推進加杠桿。中國金融進入了一個非良性循環的怪圈:“危機——倒逼金融市場化改革提速——急于應對危機,金融市場化(加杠桿)異化為脫實向虛——金融監管(去杠桿)壓過金融改革——危機——金融市場化改革推進——為應對危機,金融創新導致資金空轉——嚴監管(去杠桿)——危機……”

  就杠桿而言,雖然央行向商業銀行釋放了流動性,這猶如擰開了水龍頭,但在中小企業涌現債務違約潮的危機關口,銀行的風險偏好降低,貨幣之水能否流向實體企業要打一個大大的問號。由上可見,金融改革雖因金融危機而起,金融危機本是金融改革的動力,但因危機之下的各方反應與博弈,金融改革并未按服務實體經濟的方向走,金融危機反而變成了金融改革的障礙。

  金融進入難抉擇歷史岔口

  當金融危機和金融改革成為一組矛盾,那么二者之間的悖論導致的后果就會極其嚴重。對接實體經濟的金融改革舉措難以順利實施,實體經濟失血過多、力量羸弱,而金融反倒借改革、創新之名自我“滾起雪球”。

  迫于金融業強大的虹吸效應,中小企業不得不屈從于資本的力量,被金融所俘獲。不僅傳統制造業的產業資本流向金融理財、市場套利等,還加劇了制造業空心化、衰敗化,所以就有了2016年董明珠怒懟資本野蠻人:“資本若成為中國制造的破壞者,那就是罪人!”

  而且新經濟也被金融左右,例如,共享單車、O2O電商團購等新興互聯網經濟,硬生生地被創業者和投資者們做成了典型的風口項目。這些互聯網創業遵循的一般路徑是先搶占地盤再說,賺不賺錢是另外一回事,結果就全靠資本的一口氣吊著,而投行、風投機構資本的一貫套路也是先幫項目做大,推高估值,等非理性的狀態露現之時,便迅速賣股票套現退出,最終致使新經濟項目一地雞毛。制造業、新經濟的遍體鱗傷,傷害的不僅是經濟本身,更對就業產生巨大壓力,甚至對社會穩定產生不利影響。

  當下,金融正進入歷史岔路口:一條是在市場引領與政府引領的岔路口猶豫不決。在美國,自由化的金融市場導致金融機構為了追逐利潤而過度競爭,次貸危機就是金融過度自由化下資產泡沫破滅引發的,其影響即使到了現在還在深刻困擾著全球。“金融業到底是市場引領還是政府引領?”在這一問題上,各國在選擇中顯得愈發迷茫。另一條是在實體與虛擬的岔路口搖擺不定。憑借世界上最興旺、強大的金融業,美國虹吸全球資本,美股收割全球財富,這更是美國強化金融霸權的核心部分。而辛苦搞實體經濟的國家和企業,無不遭受來自美國和金融產業的碾壓。同樣的,中國的經濟困局,說白了就是以股市、房地產等為代表的虛擬資本,加速實體經濟與貨幣供應之間的不平衡關系,銀行在其中也發揮了“助推器”的作用。搞實體不如金融來錢快,搞金融又有風險之憂,如何選擇?這是一道難解的題。

  打通與實體經濟內在鏈條

  在國家高度重視防范化解金融重大風險的當下,“深化金融改革、服務實體經濟”,或者說破解金融危機和金融改革之間的悖論,變得異常緊迫起來。既然金融擴張后留在金融系統內自循環而非流向實體,是金融市場化改革被異化的緣由,那么打通、改善貨幣傳導機制就成為問題解決的關鍵。

  說到底是相對壓縮“貨幣金融”及擴大“資本金融”(為實體提供資本的資金),而執牛耳的恐怕在于“利率雙軌合一”,即縮減一般性存貸市場與貨幣市場、債券市場的利率落差和壯大股權資本即股市市場化,前者將利于資金向信貸市場的流動,避免貨幣市場基金大量搶奪銀行穩定而長期的居民儲蓄存款并導致金融虛擬化,避免貨幣金融擠壓資本金融。后者將使廣大的中小企業能從股市上融到資,再配套上市公司監管規則,從而合理配置資金資源,并且一旦股權資本成為支持實體經濟的主要資本,債務資本比重就將下降,企業債務違約等風險也將慢慢消解,銀行資金也將更愿意流向實體,轉化為資本金融。這樣一來,股市和其他金融公司將相互配合,形成符合市場經濟規律、傾向于實體資本生成的良性機制。

  而從現實看,利率市場化的季風一直在中國金融業的上空盤旋,2019年央行工作會議指出“穩妥推進利率‘兩軌并一軌’”,利率市場化的“臨門一腳”漸漸露出眉目;同時,在上交所設立科創板并試點注冊制是資本市場的一項增量改革,發揮科創板改革試驗田的作用,形成可復制可推廣的經驗,在A股其他板塊甚至更大的領域推廣。可見,化解金融危機和金融改革悖論的前提條件將逐漸落地,伴隨這一過程,金融改革也將不再徘徊在“擴張、加杠桿——緊縮、去杠桿”的舊套路內,而將被賦予更深刻的內涵。

  進一步分析,資本通向實體經濟的內在鏈條被打通,危機將變成實體經濟發展的契機。金融最早是充當商品流通的一般等價物,后來出現了幣種兌換、證券交換,金融開始自我買賣,進而帶來衍生工具的狂歡,不斷蠶食和捕獲產業資本,這是市場經濟進入高級階段發生的錯位。而隨著利率雙軌合一及注冊制的推進,金融將漸漸回歸本源。金融之本源,是金融因何而生的根源,即意味著金融將回歸融通資金的媒介功能。一旦金融回歸初心,為實體經濟服務將成為金融的出發點和落腳點,虛實之間的主仆身份也將重新顛倒過來,包括制造業和新經濟在內的實體經濟將在資本化運營中越發強大起來。

  推薦閱讀:《金融科學》財政金融刊物。推動我國金融學科的教學和科研工作,提高廣大金融工作者的素質,促進金融為改革和四化建設服務。

經濟管理論文發表流程

經濟管理論文發表流程-核心期刊咨詢網
城市管理論文發表咨詢電話:400-6800-558

相關論文閱讀

期刊論文問答區

經濟優質期刊

省級期刊、國家級期刊、核心級期刊快速發表,經濟管理論文發表就找核心期刊咨詢網

最新期刊更新

精品推薦